じ盺12呡躓滯桽蹋崠逌虜譫覜雄盺爵ㄗ芞ㄘ

憪栠庈痔荅滇莉測燴衄癹鼠侗

2018-05-13

奀奀粗拻陎伀珨鎢橈桸婓訧踢奻ㄛ笢弊扽衾訧踢Ч弊ㄛ韁襠寀揭衾眈勤巏び棧﹝

﹛﹛植茠珛彶蹀曾ㄛ鼠侗冪茠袨錶祥鴃褙刳ㄛ2015爛欱啋窊こ茠彶湛善砬啋綴ㄛ2016爛茠彶狟賑祫89砬啋ㄛ奧2017爛ヶ撫僅ㄛむ茠彶硐衄砬啋ㄛ孩縎羌梊棤狟賑撓綱傖隅擁﹝﹛﹛棒陔嘖軗岊珋煦趙﹛﹛岈妗奻ㄛ赻2堎12崒嘖毀粟眕懂ㄛ棒陔嘖啣輸軗岊Ч麩﹝棒陔硌杅赻2堎12梑鄞毽斯胱3堎12楖葰ㄛ⑹潔梀盟煦梗峈%睿%ㄛ湮盟變荇肮ぶ奻痐軘硌﹝﹛﹛盻笙痐窈挈亞玴ㄛ棒陔嘖冪徹珨跺堎奻梀ㄛ儅濛賸珨隅諾潔腔鳳瞳攫ㄛぇ諾腔陓洘憩莉汜賸珨隅腔釬蚚ㄛ涴勤衾棒陔嘖腔淕极俴①倛傖隴珆秶埮ㄛ蚧む岆羶衄珛憎盓傅腔棒陔嘖寀堤珋視礿麼蟀哿湮視﹝

﹛﹛鶱攷試佽ㄛ猁悵痐湮笢苤悝腔悝汜藩爛祫屾艘珨部牁ㄛ悵痐藩爛峈藩跺俴淉游冞珨部牁﹝﹛﹛絊覤準輛苺埶脹撼渠ㄛ珨源醱遜剒猁輛珨祭邈善妗揭ㄛ衄淉衪巹埜湍懂勤諒郤翋奪窒藷秶隅講趙梓袧ㄛ甜馨遹役爛僅珛憎蕉瞄囀揧衛瘚躅例˙鍚珨源醱ㄛ勤精栨牁⑻眙扲腔妗暱砩砱ㄛ姘淉衪巹埜﹜儔曄靡模譁嫘罈眻晟ㄛ甜準岆藤蕈鷅I荈模股妊肢ㄛ奧岆襠蠅覜忳儔曄笢垀婦漪腔笢弊恅趙啋匼﹝

﹛﹛涴虳忳善淕笥腔す怢﹜鼠侗麼氪翋畦衄跺僕肮杻萸ㄛ撈泔桵暫衄腔耋肅睿楊薺菁盄懂妗珋靡瞳邧彶﹝掀ㄛ惆耋笢枑善滓彆眻畦籵徹躓翋畦腔窋韶桶栳脹源宒ㄛ婓40毞奀潔囀彶善賸1300嗣勀啋腔喃硉踢塗﹝婬掀ㄛ婓貉棵笢砆牉鏡扴柲馮綴跪笱覜忳腔翋畦毞衶ㄛ擂惆耋む珨爛彶遻眼懘彤藜﹝﹛﹛楷模祡蜓呥羶衄妦繫褫硌孮腔ㄛ筍眻畦す怢祥岆恦埽鏽瞳部ㄛ恀枙腔壽瑩遜岆婓衾饒曆橾趕ㄛ剕剴妗櫛雄﹜磁楊冪茠ㄛ撈晞婓誑薊厙奀測ㄛ涴曆趕甡遛褪﹜奪蚚﹝祥蹦岆堤墊繞堯腔腴匋桶栳ㄛ遜岆哫換柲馮拸郫腔佽釭ㄛ勤衾婦嬤翋畦婓囀腔跪伎桶栳氪懂佽ㄛ涴虳俴峈諫隅祥岆汜魂腔都怓ㄛ救器羶衄佮壏嚍蓏撜鼚ㄛ羶衄侐鏤荐賮捫睋﹝

﹛﹛編按:今年1月,著名作家余秋雨的文學散文集《門孔》在台灣出版。何謂「門孔」?余秋雨說:守護門庭,窺探神聖。任何人,不管身處何時何地,都找得到這樣的「門孔」。在書中,他記錄下自己的「記憶文學」,書寫與謝晉、巴金、黃佐臨、章培恆、陸谷孫、張可、王元化、星雲大師、白先勇、林懷民、余光中等人的交往。透過這「門孔」,讓讀者一覽這些重量級文化人的神采,也窺見文化藝術在時代中閃耀的光芒。本版節選書中一篇中的內容,看余秋雨怎麼說舞蹈家林懷民,又如何從中看到文化之於台灣社會的重要地位。■文:余秋雨 節選自《門孔》(台灣天下文化出版)近年來,我經常向內地學生介紹台灣文化。當然,從文化人才的絕對數量來說,內地肯定要多得多,優秀作品也會層出不窮。但是,從文化氣氛、文化品行等方面來看,台灣有一個群落,明顯優於內地文化界。我一直主張,內地在這方面不妨謙虛一點兒,比比自己到底失去了什麼。我想從舞蹈家林懷民說起。雲門之於世界當今國際上最敬重哪幾個東方藝術家?在最前面的幾個名字中,一定有林懷民。真正的國際接受,不是一時轟動於哪個劇場,不是重金租演了哪個大廳,不是幾度獲得了哪些獎狀,而是一種長久信任的建立,一種殷切思念的延綿。林懷民和他的「雲門舞集」,已經做到這樣。雲門早就成為全世界各大城市邀約最多的亞洲藝術團體,而且每場演出都讓觀眾愛得癡迷。雲門很少在宣傳中為自己陶醉,但亞洲、美洲、歐洲的很多地方,卻一直被它陶醉荂C在它走後,還陶醉。其實,雲門如此轟動,卻並不通俗。甚至可說,它很艱深。即使是國際間已經把它當作自己精神生活一部分的廣大觀眾,也必須從啟蒙開始,一種有關東方美學的啟蒙。對西方人是如此,對東方人也是如此。我覺得更深刻的是對東方人,因為有關自己的啟蒙,在諸種啟蒙中最為驚心動魄。但是,林懷民並不是啟蒙者。他每次都會被自己的創作所驚嚇:怎麼會這樣!他發現當舞員們憑茪悕夆n發出一系列動作和節奏的時候,一切都遠遠超越事先設計。他自己能做的,只是劃定一個等級,來開啟這種創造的可能。舞者們超塵脫俗,赤誠袒露,成了一群完全洗去了尋常「文藝腔調」的苦行僧。他們在海灘上匍匐,在礁石間打坐,在紙墨間靜悟。潛修千日,彈跳一朝,一旦收身,形同草民。只不過,這些草民,剛剛與陶淵明種了花,跟鳩摩羅什誦了經,又隨王維看了山。罕見的文化高度,使林懷民有了某種神聖的光彩。但是他又是那麼親切,那麼平民,那麼謙和。最安靜的峰巔林懷民是我的好友,已經相交二十年。我每次去台灣,旅館套房的客廳總是被鮮花排得滿滿當當。旅館的總經理激動地說:「這是林先生親自吩咐的。」林懷民的名字在總經理看來,如神如仙,高不可及,因此聲音都有點兒顫抖。不難想像,我在旅館裡會受到何等待遇。其實,我去台灣的行程從來不會事先告訴懷民,他不知是從什麼途徑打聽到的,居然一次也沒有缺漏。懷民畢竟是藝術家,他想到的是儀式的延續性。我住進旅館後的每一天,屋子裡的鮮花都根據他的指示而更換,連色彩的搭配每天都有不同的具體設計。他把我的客廳,當作了他在導演的舞台。「這幾盆必須是淡色,林先生剛剛來電話了。」這是花店員工在向我解釋。我立即打電話向他感謝,但他在國外。這就是藝術家,再小的細節也與距離無關。他自家的住所,淡水河畔的八里,一個光潔如砥、沒有隔牆的敞然大廳。大廳是家,家是大廳。除了滿壁的書籍、窗口的佛雕,再也沒有讓人注意的傢具。懷民一笑,說:「這樣方便,我不時動一動。」他所說的「動」,就是一位天才舞蹈家的自我排練。那當然是一串串足以讓山河屏息的形體奇蹟,怎麼還容得下傢具、牆壁來礙手礙腳?離住家不遠處的山坡上,又有後現代意味十足的排練場,空曠、粗糲、素樸,實用。總之,不管在哪裡,都洗去了華麗繁縟,讓人聯想到太極之初,或劫後餘生。這便是最安靜的峰巔,這便是《呂氏春秋》中的雲門。面對這麼一座安靜的藝術峰巔,幾乎整個社會都仰望荂B佑護荂B傳說荂B靜等荂A遠遠超出了文化界。雲門之於台灣在台灣,政治辯論激烈,八卦新聞也多,卻很少聽到有什麼頂級藝術家平白無故地受到了傳媒的誣陷和圍攻。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傳媒不會這麼愚蠢,去傷害全民的精神支柱。林懷民和雲門,就是千家萬戶的「命根子」,誰都寶貝荂C林懷民在美國學舞蹈,師從葛蘭姆,再往上推,就是世界現代舞之母鄧肯。但是,在去美國之前,他在台灣還有一個重要學歷。他的母校,培養過大量在台灣非常顯赫的官員、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但在幾年前一次校慶中,由全體校友和社會各界評選該校歷史上的「最傑出校友」,林懷民得票第一。這不僅僅是他的驕傲。在我看來,首先是投票者的驕傲。在文化和藝術面前,這次,只能委屈校友中那些官員、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了。其實他們一點兒也沒有感到委屈,全都抽筆寫下了同一個名字。對此,我感慨萬千。熙熙攘攘的台北街市,吵吵鬧鬧的台灣電視,乍一看並沒有什麼文化含量,但只要林懷民和別的大藝術家一出來,大家霎時安靜,讓人們立即認知,文化是什麼。記得美國一位早期政治家J.亞當斯(JohnAdams,一七三五--一八二六)曾經說過:我們這一代不得不從事軍事和政治,為的是讓我們兒子一代能從事科學和哲學,讓我們孫子一代能從事音樂和舞蹈。作為一個政治家的亞當斯我不太喜歡,但我喜歡他的這段話。我想,林懷民在台灣受尊敬的程度,似乎也與這段話有關。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從林懷民,到白先勇、余光中,我領略了一種以文化為第一生命的當代君子風範。他們不背誦古文,不披掛唐裝,不抖擻長髯,不玩弄概念,不展示深奧,不扮演精英,不高談政見,不巴結官場,更不炫耀他們非常精通的英語。只是用慈善的眼神、平穩的語調、謙恭的動作告訴你,這就是文化。而且,他們順便也告訴大家:什麼是一種古老文化的「現代形態」和「國際接受」。雲門舞集最早提出的口號是:「以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但後來發現不對了,事情產生了奇蹟般的拓展。為什麼所有國家的所有觀眾都神馳心往,因此年年必去?為什麼那些夜晚的台上台下,完全不存在民族的界限、人種的界限、國別的界限,大家都因為沒有界限而相擁而泣?答案,不應該從已經擴大了的空間縮回去。雲門打造的,是「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這就是我所接觸的第一流藝術家。為什麼天下除了政治家、企業家、科學家之外還要藝術家?因為他們開闢了一個無疆無界的淨土,自由自在的天域,讓大家活得大不一樣。從那片淨土、那個天域向下俯視,將軍的兵馬、官場的升沉、財富的多寡、學科的進退,確實沒有那麼重要了。根據從屈原到余光中的目光,連故土和鄉愁,都可以交還給文化,交還給藝術。藝術是「雲」,家國是「門」。誰也未曾規定,哪幾朵雲必須屬於哪幾座門。僅僅知道,只要雲是精彩的,那些門也會隨之上升到半空,成為萬人矚目的巨構。這些半空之門,不再是土門,不再是柴門,不再是石門,不再是鐵門,不再是宮門,不再是府門,而是雲門。只為這個比喻,我們也應該再一次仰望雲門。《天局》作者:矯健出版:作家出版社這本書收錄了《天局》、《快馬》、《高人》、《命運的玩笑》、《珍郵》和《聖徒》六篇小說,小說共同的特點是大多是荒誕寓言式的故事情節,讀起來都給人壓抑的感覺,人物形象都是扭曲變態的。之前周梅森編劇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熱播,也帶動了此書的熱銷。不僅是劇中人物祁同偉口中的小說《天局》吊足了觀眾的胃口,作者與編劇長期交往中形成的共同認識,也讓看過電視劇的人弄明白《人民的名義》的意義究竟何在提供了方便。「能過審又要好看,找到這個平衡點,體現了周梅森很高的政治智慧。」但即便說:「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點是,在主旋律的前提下,大膽地用猛烈的矛盾衝突揭露腐敗,大膽的台詞、大尺度高級別場合的刻畫,這點是很高明的。」該劇在這個時候推出,還是很耐人尋味的。作者說:「《天局》講的是一種極致精神,主人公渾沌雖然是農民身份,但願以生命為棋,勝天半子,這是人類的極致精神,可以是對藝術的追求,也可以是對權利、財富、地位的極致追求。這種極致精神很符合祁同偉極致的奮鬥、極致的貪婪和極致的博弈,有一種極致追求的悲壯感。」周梅森說:「我把它作為祁同偉性格形成的重要線索,祁同偉喜歡讀《天局》,可惜只讀懂了一半,所以註定失敗。一部《天局》,教人讀懂天地人生。」那活A這個寓言式的故事,告訴讀者這種極致的悲壯,究竟是徒勞的宿命還是值得讚揚的拚搏?恐怕很難看懂吧。天機一旦被人識破,此人也就必須死了。《快馬》的主人公快馬原本是財主家的長工,東家對他很好,自己的孝順也得到東家的褒獎,這都令他感動,所以東家被八路軍殺了之後,他要為之報仇。他和還鄉團的人一起弄死了村長,可是村長的母親在審判他的時候故意沒有指證他的罪證,讓他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而自己的女兒卻要和他劃清界限!現實是舊的既得利益者被剝奪之後,新的既得利益者支部書記橫行霸道,害死了人,可是被害人的父親反而要砍敢於除害的快馬!快馬臨死之前長嘆:「天滅我也!」的含義是耐人尋味的,不是簡單的所謂階級鬥爭,而是人的存在感有無的問題。《高人》也同樣是這個主題,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的不同故事,小說最後提出了在靈與肉分離的荒誕之中,「誰來拯救腦袋」這個沉重的問題,讓人思索是什炯y成了這種局面?回到底層的出路問題上仍然比較絕望,祁同偉是不擇手段地去官場賭一把,而高人卻落入了江湖賭局,除了賭博難道沒有了正道去改變命運?說到改變命運,讓我想起傳說中福字倒貼的由來不是和朱元璋、慈喜太后有關就是與王府有關,但也有人說,那是底層人家在祈求改變命運,希望來個風水輪流轉,編個故事把大人物抬出來,是用來掩飾本意的,不然豈不是犯忌?《命運的玩笑》中的災星大阿福,不僅自己是個倒霉蛋,而且誰與之沾邊誰就倒霉,可是他也竭力想改變命運。荒誕的是倒霉也是可以被人利用的,而他的善良也註定了他只能被人利用而已。這個世上無知者總比聰明人多,聰明人也可以用利誘和打壓讓他們變成笨蛋,何況還有那泵h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可以利用,只要把大多數人玩於股掌之上就可以無敵於天下。經過懵懂中的生死經歷,大阿福終於回歸了認命!所幸他還有令人唏噓的愛情。《珍郵》裡的「文革」郵票「祖國山河一片紅」在小說裡一出現就勾起讀者的無限遐想。貼了二張這種郵票的情書,居然從當時年輕英俊而且大權在握的軍代表手中橫刀奪愛。然而貧困與平淡的生活,卻讓他的愛人在猥瑣的老板面前產生過動搖,所幸,她終於給了財富和聲望達到頂峰的老板一個耳光,人和那封信都想得到老板在思索這記耳光的含義,而作為背景的是顧炎武雕像意味深長的微笑。顧炎武的名言在他的《日知錄.正始》中是這樣說的:「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聖徒》依然是小人物劍走偏鋒幹髒活,以博出人頭地的江湖故事。改變這種狀態難道是宗教的力量?小說的結尾說:「一線光明足以劃破黑暗王國。光,遠比黑暗強大。」這當然是美好的鼓舞,但無知的力量常常強過知識的力量,自然界也是光明與黑暗的交替。黑暗並不可怕,只要光明默默地作持久的努力,總是要衝破黑暗的,靠賭博式的投機,恐怕只會加重黑幕的延續。■文:龔敏迪奀奀粗蚰疻穢撮б

﹛﹛呥閡趕蒯橦鼘翻蟭祴舒鵜鈺衾詩沺載蚻ヴㄛ筍森ヶ腔訧掛堍釬甜準垓諜遠奐褑ㄛ奧岆傖屾啖嗣﹝陔儔惆暮氪蛁砩善ㄛ拻棒詩沺遙踢痚蛻笢ㄛ壺賸試試哫票腔笢埻杻詩俋ㄛむ坻侐跺偶瞰笢躺衄*ST踢蟭△籀伄﹝*ST屻詩岆埻惘詩摩芶ㄗ珋惘挕摩芶ㄘよ狟奻庈鼠侗﹝

﹛﹛奧撈晞婓藺誹忒濮腔①錶狟ㄛ郔笝間栫迾瑤遜岆蝠堤賸33煦腔奕=賹葽ㄛ坻腔堤伎桶珋ㄛ珩腔歇遘滿匐儷笴瑮恣敔捌﹝

﹛﹛ゎб腔源宒湮嗣岆嘔矓蠅援渀竘盄桄бㄛ酕虳苤昜こбㄛ啊奻虳圖彆ゎбㄛ跪跺華⑹腔源宒祥鴃眈肮ㄛ跪衄及﹝婓踏梮鉞媩娸釔鉖け飄藱奻匐﹝躓滯蠅勤堎援渀ㄛら⑴眽躓夔棹眕б撮ㄛ麼氪眸眯絇珨硐ㄛ溫婓碟笢ㄛ菴媼毞羲碟觰挼慴瓥な炕做蠅氶﹝衄腔華源瑞匋朸贈奧檢鞦﹝

﹛﹛嗽蕾華﹜噙砦華﹜え醱華艘渾坻腔珨虳撼雄ㄛ侔綱迵む坻淉笥魂雄模拸祑ㄛ筍蝜隴賸涴虳撼雄岆善湛燴砑岍賜腔徹傾眳笸麼還奀緛桴ㄛ饒憩蕾覦頗珆珋呤笢刓暰祑衾珨啜淉笥魂雄模腔帡偉眳揭﹝

﹛﹛﹛﹛珩憩岆佽ㄛ諾覃腔妏蚚眒冪傖峈狦撫蚚萇蛹盡腔郔湮懂埭﹝弊模萇厙鼠侗綴с窒軞昢揭揭酗呤鑠試桶尨ㄛ峈賸茩諉狟珨跺湮蛹盡蚚萇奀ぶㄛ洷咡庈鏍砒茼淉葬釩祜ㄛ蔚諾覃覃祫26⊥眕奻ㄛ僕肮統迵誹夔﹝ㄗ暮氪懼帡綜屾ыㄘ+1﹛﹛婓笢栝枑堤※夔埭賂韜§腔湮掖劓狟ㄛ掩備峈※諱茞嘎芛§腔萇薯极秶蜊賂跡俋竘佴尌﹝

﹛﹛§[孮帢鉏:隸閉]﹛﹛諍祫3堎11ㄛ誚旮謗庈僕衄125模奻庈鼠侗楷票賸2018爛菴珨撫僅珛憎啎豢ㄛむ笢啎炰腔鼠侗衄114模ㄛ梩掀%ㄛ啎蔥鼠侗衄11模﹝侐撫粗奀奀粗す怢華硊

﹛﹛衄珨棒ㄛ苺整氈窒翋挍堁溜晤賸珨跺誹醴▲魂袙菩呇酗◎ㄛ秪峈菩呇酗麻奀翪匎覂苤綸赽ㄛ垀眕ㄛ絳栳泔栳埜奀溢賸麵﹝淏婓涴奀ㄛ珨弇請燠皎醙腔肮祩芼銖童瞄攄蓂銘Щ躆驕赽鎘ˋ衾岆ㄛ呤砳汜す菴珨棒腎怢栳れ賸誹醴﹝栳堤竭傖髡ㄛ忳善賸肮祩蠅腔蹂蔣﹝梊こ圉羲俙虷圉玸瘚婺坻佽ㄩ斕ロ勀梗殀裁綸赽ㄛ狟棒栳誹醴遜猁梑斕ㄐ呤砳腔綸赽珩彆淩羶衄殀ㄛ珨眻圈呴賸坻珨汜﹝植森ㄛ呤砳呤綸赽腔朝瘍婓窒勦換羲賸﹝

﹛﹛釬峈珨靡游補窒ㄛ扂蔚玸歶彷側鉦鼒ㄛ植苤岈酕れㄛ植赻旯酕れㄛ植秶僅奻滅毓游補窒怜葛恀枙ㄛ枑詢觼游鼠僕岈昢芵隴僅ㄛ枑汔盺游笥燴夔薯﹝麻該滄測桶佽ㄛ弊模馱釬刱接饑阪百а佸騆礸ㄛ斛剕蚚衾督昢佸ㄛ斛剕勤森軑眕寞毓﹝樓Ч潼奪ㄛ岆峈阪朴齟刵釓Ⅱ羅瞉ㄛ衄迆鑑遙慒恦ㄛ扦頗鼠す符衄悵梤﹝

坻崠翋域▲弊恓惆◎ㄛ衪域籵眙悝斻﹝

﹛﹛﹛﹛眈掀盄狟笝傷に曶嬴腔鳶惇棻种ㄛ萇妀耋腔に曶嬴源醱湮棻薯僅珩祥﹝暮氪誹ヶ脤堐毞癡﹜儔陲脹萇妀す怢楷珋ㄛ渀勤に曶嬴衄覂嗣笱倛宒腔湖殏棻种﹝む笢儔陲す怢渀勤輛諳に曶嬴芢堤※鎗xx啋冞xx啋§脹棻种魂雄ㄛ毞癡渀勤議遴昹啤挴輛諳綻嬴芢堤※鎗1眊腕謗眊§腔棻种蚥需﹝﹛﹛珛囀侕謁董ㄛ婓醴ヶ弊莉に曶嬴莉講狟蔥ㄛ輛諳に曶嬴崝酗腔庈部遠噫狟ㄛ觼盪陔爛ヶ綴眕輛諳に曶嬴峈※棻种翋薯§腔①錶誕峈都獗﹝笭④奀奀粗郪潔路

﹛﹛5G岆帤懂痄雄籵陓楷桯⑸岊ㄛ羲桯5G假帝舒鬄5G假屍讕觬而蟾ё珗屎憊替晰G僱齡寋肪蝓埸誕藰朔﹝籵徹5G假度嗌撘僊塾郋﹜寞毓秶隅﹜莉こ旃秶ㄛ蔚枑汔鼠侗婓痄雄籵陓假姦嬧繺鹹倷紫媓﹝

﹛﹛珨湍珨繚腔磁釬鍰郖珩婦漪鏍陑眈籵ㄛ植笢褫獗ㄛ笢弊祥躺猁蟻鯜菁蒆鶲ㄛ遜猁孺湮簆聒﹝恅梒備ㄛ梇憑幙鶬匋娸刐疝霾鼯▲栥-怮す栥桵謹﹝涴岆假捷輩忑眈2016爛8堎婓諫攝捚堤炟準粔羲楷頗祜奀枑堤腔衙癩ㄛ翋桲籵徹赻蚕﹜楊笥﹜庈部冪撳奧祥岆挕薯睿哏扤ㄛ婓價插扢囥膘扢﹜妀珛遠噫膘扢睿侘齬隒礸源醱ㄛ盓厥植捚粔善準粔嫘湁華⑹腔楷桯﹝藝弊軞苀杻檄ぱ汁11堎溼恀梇擁挺ㄛ珩迵假捷忑眈憩芢雄荂怮桵謹湛傖珨祡ㄛ婓む綴腔捚怮冪磁郪眽頗祜奻珩詢覃哫換涴珨凳砑﹝恅梒備ㄛ侔綱婓朓炷奻扴岊芛ㄛ碩珧怮檔俋眈踏爛1堎5梫襞帊嘛奰撚ㄛ桶尨蔚婓漆栥﹜假悵脹鍰郖樓Ч邧晚磁釬ㄛ眕摯堔翑佴爵擘縐價插扢囥膘扢﹝

﹛﹛    衄珨棒ㄛ珨靡懂赻屢輿腔傚諦湍模笢橾侒旦蓗壨蝙ぐ鯬孝祴遘褊譣諂瑪散ㄛ減傚腔岆翻呇葭毅妡腔鼠蝠陬﹝腕眭勤源模婓俋華綴ㄛ翻呇葭晞陑硌繚ㄛ甜痴橾冾糧﹝婓翻呇葭艘懂ㄛ涴璃岈苤腕祥夔婬苤ㄛ蛌桉憩咭賸﹝

﹛﹛跪跺埻蛂鏍窒邈寀岆祡薯楷桯夤嫖珛ㄛ眕湛善埻蛂鏍逜腔冪撳赻扂峎厥﹝﹛﹛婓勍嗣腔恅趼盪妢絞笢ㄛ怢俜埻蛂鏍婓祥肮腔撘﹜價飭諒睿弊模翋砱脹Ч岊恅趙腔苀笥氪跪衄祥肮腔隅砱睿源偶﹝藩珨跺Ч岊恅趙腔隅砱睿源偶諂眕跪逜熄娸祰瑱怪褡な躉素簀漍奻腔船祑睿眈侔僅﹜炾俶﹜華⑹﹜醱簷睿珂ヶ勤衾む坻逜熊躅荋皿曾鶺普例﹝

﹛﹛輿珛汜怓膘扢妗珋陔芼ぢ﹝

﹛﹛笭④奀奀粗悸赽嗣屾捷隙砪れ饒虳爛Ш陬き腔①劓ㄛ婓嫘笣馱釬6爛嗣腔苤麻埱鉼鼯倬鉏﹝偌桽眕厘ㄛ森奀腔苤麻燴茼鏽れ坻嗣爛腔※Шき馴謹§ㄛ樓賮蝶鈭靾畛珛饒曙探騞眳笢ㄛ筍苤麻踏桱棲埽繪鮹牓禷享鵜ㄛ侔綱甜羶衄Шき腔湖呾ㄛ朼祫砉岆踏爛祥隙模迵虜譫芶擄賸﹝※甜祥岆祥隙模徹爛ㄛ硐岆秪峈踏爛猁湍躓攬衭隙模徹爛ㄛ忔祥腕藷敉鯙晟獃傽碣匊挪ㄛ垀眕恁寁逤謙陬湍躓攬衭隙模ㄛ奧й傢景誹樑ぶㄛ珩夔羲陬湍奻模侒皿葇﹝踏爛憩祥Шき徽!§謹珆錝沶腔苤麻艘れ懂跡俋腔詢倓﹝